福利:现在联系站长可以免费获得珍藏的古玩文玩鉴定鉴赏技巧教学视频!

古玩人生之马未都的发家史,到底是什么成就了马爷

马未都 nereuslou 0评论

马未都,被人尊称为“马爷”,有“京城第一收藏家”之美誉;二零零八年,继易中天、于丹之后,他也踏上了“百家讲坛”,成为了古玩收藏界广为人知的收藏大师。
马未都从七十年代末就開始了古玩收藏之路,迄今为止马爷的个人古玩收藏品已经有数千件了。

一九九六年,他有了个当时没人敢想的想法,他去尝试后获得了成功,创建了中国第一家私立博物馆——观复博物馆。许多人觉得马未都今儿的荣誉全部来源于往日的好眼力,是他把握住了当时古玩不值钱的最佳时机,比别人“动手早”。其实不然,在马爷自己认为,今儿的古玩收藏事业的发展完完全全拜过去自己的“不务正业”所赐,是兴趣爱好这株旁枝茁壮发展成为了今儿的参天大树。恰好是由于当初的“执迷”古玩,才有现如今的“有悟”;紧随其后,他又把这“悟”通过他的观复博物馆、著作和百家讲坛,分享给了成千上万爱好古玩收藏和国家文化历史的人们。
1、从“好玩儿”開始的收藏之路
1976年“文化大革命”刚结束的时候,马未都才21岁,和大家一样年轻时期,正处于精力旺盛、激情、好奇心强的时期,他最初跟城里全部的同年龄人一样年龄到了去上班成为了一名工人,在那时候都没有大学生,更加没有年轻的国家干部。

工作是一样的,但他跟大伙儿又有点儿不太一样,别人下了班或是休假的那时候,会结伴出去谈谈朋友、看看电影、逛一逛街,他却更爱一个人去古玩市场或者地摊看各种各样老玩意儿,从鼻烟壶、手炉、瓷壶到小玉牌、古玩书画、陶瓷器、文玩等等,只要是老的东西有历史的东西,他都喜歡看,而且看到了之后就拔不动腿了;至于为何喜歡,他自己都没有想过,好比今儿的小孩,有的喜歡手机网络游戏,有的喜歡美食小吃,有的喜歡旅行当驴友,喜歡其实便是打心眼里愉快,就是要去看古玩。
马未都的家庭背景我上一篇《马未都的家庭背景到底怎么样》一文中也介绍过,马爷父亲是军人,虽然也受过文化教育但也没有大家想像中的那般学识渊博,身边更没有其他古玩专家对他有影响,他打小便是喜歡古玩这类的东西。他认为古玩这些老物件走过了几十年、数百年甚至数千年,还留下来在在这个世界上,现在又与他见面这就是缘分,这样的事情很奇妙;他又天生好奇心,喜歡刨根问底,见到任何的古玩老物件都是会不由自主地去多问几个为何?比如,那个瓷杯,为何有手把呢?手把是为了更好地防烫,也是为了更好地好拿起来喝水,那又是何时開始有手把的呢?带上疑惑,他会选择去仔细地揣摩,去翻阅相关的书籍记载,去问对古玩懂行的人,如古玩圈里的史树青、王世襄等人,“但凡专业人士马爷都会都去找到他们,去问去聊去探究。”直到豁然开朗的那时候,就自己偷着乐。

不过在当时的年代,收藏这一些古玩有点儿不务正业,马爷挣的那点工资都被他买了自己喜欢的古玩了,但是他真的身不由己,见到喜歡的东西不能够占为己有心里就很难受,有的时候他没有能力把喜欢的古玩带回家,就会一趟趟地去别人家里过眼瘾。好在马爷父母的收入在那时候还算是比较高的,每个月也有近200块的工资,所以说并不需要马爷出钱来养家,对他的爱好也并不太干预,由着他的性子“好玩儿”。
2、我是出版社最称职的编辑
一九八一年,马未都的人生发生了一件大事儿,他的小说《今夜月儿圆》发表在《中国青年报》上,而且整整占了一个版面。
这件事对马未都的影响,不能够用今儿的思路去理解。当时那个年代的报刊数量十分有限,除了《人民日报》是8个版面外,其他的报纸都只有4个面版,估计全国各地全部的报纸加在一起也没有今儿的1份报纸版面多;而且报纸的传阅率可以说是十分高的,一个车间1份报纸,大家都要轮流传阅,况且《中国青年报》的发行数量是500万份。所以说,马未都一夜之间就成为了当时有名的作家了。紧接着出了名的马爷又迎来了另一件大喜事—中国青年出版社的聘请书。马未都的博学多才受到了当时出版社领导干部的关注,并人才引进了马爷,马未都突然之间从职工转变成了有身份、有地位、有影响力、个人收入又高的高级知识分子——编辑。
从那以后,1981年到1990年,这也是马未都人生的黄金时期25岁到35岁之间,马爷成为了一名认真负责的好编辑。著名作家苏童、刘震云的稿子都是他开封阅读后,放到主编的桌案上的。马未都说:“现在我也可以跟任何人说,我是出版社最称职的编辑。”
3、一天到晚在捡漏儿
成为了著名作家,又有了让人羡慕的编辑工作,一般人会按照初级、中级再到编审的台阶一步步地规划自己的“事业发展”。只是,马未都却没有想那么多,工作是一定要做好的,兴趣爱好也是不能够丢掉的。而且由于马爷是编辑了现在有稿费的钱了,他去捡漏这些“好玩儿”的空间就更大了。所以说在80年代后,当身边的好朋友们都在努力奋斗攒钱去买电视机、录相机、自行车的时候,马未都却仍然在为那一些历史悠久的玩意儿“执迷不悟”。
但是要注意的是按照1982年的国家规定,个人收藏的古玩文玩只可以由国家指定的单位收购,个人是不可以未经许的情况下自主经营古玩文玩,明令禁止倒买倒卖牟利的。所以说对于马爷这种个人古玩收藏者而言,政策环境并不太理想。
但是另一方面北京有着七百多年的建都史,历史文化底蕴丰厚,在那一些老北京四合院和帽儿胡同里留存着许许多多祖传的宝贝,随着时间和社会的发展渐渐地就演变成了天坛、北海等几个集中的交易场地,而这一些民间古玩市场就成为了青年马未都淘古玩捡漏的好去处。
马未都说:那时候的古玩地摊儿就跟今儿过街天桥上卖碟机的似得,地上铺着一块包袱,把东西摆好,任何时候做好着公安人员来了卷着包袱就跑人的准备。有一次,他见到潘家园东北角的土坡上演变成了一个古玩小市场,马爷就很好奇为何把古玩市场选在这里,摊主对他很不屑一顾地说,站得高,看得远,才能够跑得快呗。
马未都说,那时候他三十岁上下,却极少打眼(看走眼)。这并不是马爷在吹牛,这是由于那时候真品都很少有人问津,更没有人会费心心思地去弄虚作假。而且那时候的古玩价格,用今儿的眼力看,真的是:一天到晚在捡漏。87年琉璃厂虹光阁里还有一个雍正皇帝官窑的盘子还不到500块,却好长时间也没有卖出去,在当时国家公务员的个人收入每一个月也就两三百块钱。那时候买下来放到今天这样的一个陶瓷盘子拍卖成交要好几十万,甚至于几百万,拍一个几百万的古玩也都早已不算是新闻事件了。
可以说马未都的确是走在别人的前边,从每一个地摊儿上去捡漏然后收藏,我认为马爷就是古玩天才,他在对古玩有自己的认识和见解,到今天他的观复博物馆里绝大多数宝贝都是那时收到的,这些古玩用价值连城来形容应该不为过,他就从这当中聚集了巨大的财富。然而这仅仅是今儿的客观事实,如果让你退回到80年代,在我国严令禁止买卖交易的大环境中消费者简直是微乎其微,任何的古玩收藏家都不太可能预料到几十年后这一些玩意儿竟成为了巨大的财富。
4、我绝对不是古玩文物贩子
一转眼到了90年代,商品经济大潮促使越来越多有胆有识的年轻朋友拥有了新的快速发展可能性,马未都也位列其中,他辞去了铁饭碗,游入商海。人的一生会有如此的转型,主要是因为他总是感觉经过十年的朝夕相处,最开始喜爱的文学变得魅力不足。
马未都一开始是做过好长时间的影视文化,随后也开过1个文化公司,这让他提升了一些知名度,不过又有一些不温不火。马爷在这段古玩人生中印象最刻骨铭心的,居然依然是他的最爱古玩的一次买卖交易。
大约是在94年的前后,在当时我国的制度早已出现了改变,一定范围之内的古玩交易是合理合法的,马未都的个人收藏观也愈发成熟完善、理性,他就想系统化规整下自己的这些古玩,最开始仅仅是凭着喜欢来收这些古玩,收来的古玩卖出去许多相似的收藏品。然而这些年来,马未都有些像只进不出的貔貅,仅仅是往家里抱却几乎没有想过拿出去卖的。现如今,他要把自个儿喜欢的东西拿出来去卖这件事相对于知识分子家庭出身的马未都有点儿心理障碍,“那么我算什么了?倒买倒卖?”
马爷思来想去,最后选择了最合适的处理方式,古玩还是要卖,但却又不是真真正正的卖。他寻找到在当时卖给自己这几样东西的人,让人家以原价再收回去,7件东西,230块!那一个卖家尽管疑惑不解,但仔细地验过之后,发现的确是自个儿出手的宝贝,乐得捡了个大便宜,要晓得十年之后的市场行情不晓得涨了多少陪呢。然而在当时的马未都同样是开心快乐的,他一个劲地对自个儿说“多亏没赚钱啊”,没赚钱就是自个儿没沦为古玩倒卖贩子,这也是对自个儿这些年来心血的态度问题。
只不过,他的爱好古玩依然是没有修成正果。过程中尽管他也策划创建1个古玩交易市场,然而归因于招商难题最终只可以变成为了1个服装批发市场。
5、“我与古人真诚地站在你们面前”
马未都让古玩成为事业是在96年才开始的。这一年里中国首家私立博物馆——观复博物馆走入了公众的视野,马未都的个人身份也就变成为了博物馆馆长。
实际上从92年刚开始做古玩展览会开始,马未都就想要做私人古玩博物馆,他总是感觉自个儿的这一些宝贝拿出来与其他人分享是一个大快人心的事情。在当时,马爷也晓得即便是国家博物馆,运营情况也不景气,周边也是有许多的朋友劝他不要再去碰这一个钉子,然而文人雅士身上的那种冲动与激情,依然是让马爷不顾一切地走上这条路。4年后,他好不容易终于得到了中国的第一块私立博物馆的运营证,在琉璃厂热情的开始接待客人。在观复博物馆里,有一张被马未都命名为《我与古人真诚地站在你们面前》的照片就很能体现出马爷此时此刻的人生理想。现如今观复博物馆不仅仅是中国十大私人博物馆中之一,而且在杭州市和厦门市还成立分馆,有点落地生根开花结果的意思了。
然而无论是中国首家博物馆还是两家分馆的璀璨光辉,其背后都普遍存在运营难的客观事实,仅仅只是依赖门票去维系1个古玩博物馆的存活属于异想天开。马未都凭借其满腔热血、要做博物馆要做古玩收藏的希望小学这一些美好愿望碰上了最归根到底的经济问题——所有的一切就如最开始的诸多劝诫。
马未都现如今告诫后人说:“个人最好不要做博物馆,最好是大型企业来做,除非你早已拥有了足够的资金。我之所以做主要是因为过去原始积累的东西比较多,但其中的艰辛也不容易;现如今如果才刚刚起步那就更难了。我现在也是只可以上,不可以下,下是没可能性了,上依然是有空间的。”这也是他的肺腑之言,他早已年逾半百,让他舍弃年少时就喜爱的古玩收藏这也是不太可能的,那又该如何“上”呢?从外国念书回来了的马爷儿子给了他启发:建立博物馆理事会制度。2005年,观复博物馆刚开始推行理事会制度,由董事会负责博物馆的盈亏运营,而理事会成为了董事会的配合力量,这就为观复博物馆输入了新的力量,化解了当时非常大的难题。然而马未都对观复博物馆的探索还没有到此为止,他又让出了博物馆的冠名权。现如今,家具馆、油画馆和工艺馆等等早已相继得到了冠名商,这冠名费又可以部分地化解观复博物馆的资金难题。
如今观复博物馆应该是比较平稳地快速发展着,马未都说自个儿也有一些年纪了,年轻的时候,每一次见了古玩都像初恋情人的那种美妙无比感觉早已失去了,现如今对待任何的事情都平静了许多,仅仅是希望能够摸索出一套博物馆的完善制度,鼓励社会力量把博物馆做好,为社会干点事也就足够了。
6“中国都没有一个人比我熟”
马未都的傲骄貌似是新闻记者们的共识,他曾说:“我在出版社工作第一”,“在文学界,我肯定是权威”,“我每一个门类都熟,中国都没有一个人比我熟;任何的一个专项的专家过来,我都可以与他平等地对话”;然而讲到让他无限风光的《百家讲坛》,他也会很平静地说,“这不可以说明一个人的学问,有一些东西也是作秀,临时调书袋子,只不过是系统化的说一说,能够逼着自个儿整理一下”。此外马爷是古玩界的学者和行业商人的双重身份似乎也是许多关注他的人争议的焦点问题。

我觉得无论马未都是个什么样子的人,许多发生过的事实就是:他从七十年代开始喜欢古玩去收藏古玩去研究古玩,一直以来到八十年末,他的个人收藏就来源于他对它们的单纯性的本能喜爱;他从96年创立观复博物馆到今天为止,艰难地维持着并不断地探索发展,为中国古代艺术品的保护、发扬光大作出了自己的突出贡献。马未都讲古玩收藏,观众读者感受到的是我国的古代文明,不晓得这是不是歪打正着,其结果显示是让很多看不懂古玩的人对此发生了兴趣,这是他的博物馆、讲坛、书藉“火”的根本原因吧,马爷对中国文化古玩文玩的贡献还是非常巨大的。

本文由古玩人生编辑,评论里留言“古玩人生盘它”或加小编微信:NCFCLUB 小编可送你一套珍藏版古玩瓷器鉴定教学视频哦!

本文归本古玩人生陆金权的个人博客所有,转载或者引用本文内容请注明来源及原作者,对于不遵守此声明或者其他违法使用本文内容者,依法保留追究权等。

喜欢 (7)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