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现在联系站长可以免费获得珍藏的古玩文玩鉴定鉴赏技巧教学视频!

贾似道的古玩人生第559章 一方砚台一方人

贾似道 nereuslou 0评论

贾似道的古玩人生

【书名: 贾似道的古玩人生  作者:鬼徒】

第559章 一方砚台一方人

这些,可都是我早年的时候,淘换来的。怎么样,这么摆着,感觉还不错吧?”正当贾似道的神思有点飘忽的时候,马爷的声音,轻飘飘的出现在了贾似道的耳边,如同一道清新的气息,让贾似道瞬间回过神来!当即就赞了一句:“的确是让人欣然神往啊。”
随即,似乎是察觉到自己的言行,有些莽撞了,贾似道微微的一欠身,说道:“马爷,您好。刚才,我是有点情不自禁了。”
“呵呵,没事,年轻人嘛,就应该随意一点儿,当成是来到自家里,就成了。”马爷乐呵呵的说道,“不用太拘束。老头子我的为人,还没坏到这么让人害怕的地步吧?”
“马爷您说笑了。”贾似道客气了一句,心下却是微微的松了口气。
“马爷,您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要不是,我都已经来过好几次您的家里了,说不得,我也会和小贾一样,被您这边的摆设,给唬得一愣一愣的。”周大叔在边上,插了一句,说道,“即便是如此,我每一次来,还都用种,不想离开的想法了。”
“咯咯咯,……周大哥您倒是说笑了吧。”边上的马爷的儿媳妇,闻言却是笑着说道,“我家老爷子啊,刚才还在嘀咕着,一个人太清闲了呢。要不,您就在这边小住上几日,正好和老爷子对弈几局,也免得他一个人呀,清闲地看着他的那些宝贝,连饭都顾不得吃了。”
“我的棋艺,怎么能和老爷子比啊,那个,我看,我还是算了吧。改明儿先在外面锻炼锻炼再说。”周大叔脸上一红,当即就把头给撇到了一边去。
到了此时此刻,贾似道的心神,才算是彻底的放松了下来。
“走,两位去我的书房里坐坐吧。”许是正如马爷的儿媳妇所说的那样,马爷正一个人清闲的有些发慌吧,这不,贾似道和周富贵刚进门来,马爷就邀请着两人一起进到书房里去了。这无疑让贾似道的心里,微微一喜!
周大叔忙给贾似道递了一个眼神,当即,贾似道也就把手里提拎着的礼物,递给了马爷的儿媳妇,对方看了马爷一眼,似乎是有所顾忌,待到马爷把眼神看向周大叔的时候,周大叔才讪讪的笑着说道:“我们小辈儿来看望您,一点儿心意,没什么特别的东西,就是一些您老爱吃的,不信,您可以让阿媚,打开来看看。”
“你小子啊。这么大个人了,还这么滑头!”听到周大叔如此的说辞,马爷不禁没好气的说了一句。随后,还默不作声的摇了摇头,一边感叹着,一边往书房里走去。倒是阿媚,也就是马爷的儿媳妇,顺手就收下了贾似道手里的东西。
看到此番景象,贾似道仔细琢磨着,也没琢磨出个所以然来。恐怕,还是周大叔在两人中间,起到的作用,比较大吧?
周大叔拉扯了一下贾似道的衣袖,又递了一个眼色过来,应该是做得还不错的意思。贾似道振作了一下,当即就跟着两人,一起进到了书房内。
相比起客厅里的那种古朴典雅的感觉而言,书房里的陈设,倒是显得更加的简单起来。不过,即便是贾似道再怎么不懂,也可以感受到,书房内的玩意儿,更加的有底蕴一些,小巧,别致,墨香,或许才是这个书房的主题吧。
正中间,就是一张体形硕大的紫檀木书案,贾似道看不出个什么年代来。反而是边上落着的四把黄花梨的靠背木椅,贾似道倒是见过类似的样式,属于典型的明代晚期的工艺风格!透着一股隽秀!
而在紫檀木书案上,首先让贾似道注意到的,是一只硬石雕刻而成的镇纸!形态很是逼真,张牙舞爪的,远远看着和就感觉到颇为威武。尤其是从表面的痕迹来看,使用的时间,应该比较长了,透着一份古朴和沧桑感。仔细地多看了几眼,贾似道倒是觉察出来,应该是类似于青田石之类的雕刻了,可以确定,是一件老东西。
此外,书案上还摆放有一些文房内的用具。像是砚台,狼毫笔,宣纸,等等!
东西不少,却都是一些习惯了使用的玩意儿。就好比是那方砚台上,还留着些许的黑色的墨汁,并未干透。想来,以马爷这样的年纪,偶尔泼墨挥毫,也算是一份意趣和雅兴了。而且,像马爷这般年纪的人,多少都会钟情于中国的书画!
贾似道的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周大叔对于马爷的印象,正如古玩街的小贩们所传言的那样,马爷的涉趣很广,几乎对于任何类型的古玩,都算是颇有些心得。特别的,自然就是对于文房四宝的偏爱了。
这也算是周大叔和马爷比较相熟了,才能确信下来的。
就好比是上回马爷去‘周记’的时候,就是相中了一方砚台。那会儿,周大叔还特意的把‘周记’给打烊了,把阿三和贾似道给‘赶’了出去呢,当现在回头说到这些的时候,周大叔那看着贾似道的眼神,明显的是充满了笑意。
而听在贾似道的耳中,也是倍加的亲切!
这会儿,贾似道就已经注意到,在马爷的书房内,靠墙的一排书架上,整齐地摆放着各种书籍,其中,虽然以字迹泛黄的线装古籍珍品居多。但是,却丝毫都不妨碍马爷对于砚台的喜欢。在那靠墙的书架上面,就有特意的留出了一些位置,陈列着不少的砚台,各种样式的都有。
而贾似道心下里琢磨着,既然光是摆出来的,就有这许多了,不下十几方,真要深究起马爷的家中有多少的砚台来,可就由想儿知了。可以肯定的是,这里摆放着的十几方砚台,也绝对不会是马爷所收藏的全部。
至于另外的一些小东西,类似于一些软玉的小挂件啊,靠近门口那一端的位置还有一个小型的木案茶几,以及茶几上摆放着一套清洁素雅的茶具,瞬间就让整个书房,多了几分闲适的意趣。更不要提在墙壁上那几幅,已经装裱好,正悬挂着的字画了。
看着那苍劲有力的字迹,以及落款,贾似道还细心的注意到,竟然都是马爷自己的手笔!足可见马爷也是个雅人,对自己的字迹,充满了十足自信!要不然,怎么可能是在客厅里还挂着几件名家的大作呢,这会儿的书房里,就悬挂上了自己的作品了。
贾似道自身的笔力,明显的不够,而对于别人的字画,同样是完全算不得了解,也不好在这边兀自的评说。只能是听着周大叔,一边欣赏着字画,一边发出了赞叹,侃侃而谈。多听多看之下,也算是明白了几分,书画的真味!
“呵呵,小周啊,你就别在这里吹捧我老人家喽。听着耳朵都红了。……来,来,坐下说话。”马爷脸上的神情,还比较的乐和,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摆放着的四张椅子。
看到周大叔落座之后,贾似道才跟随着坐了下去。幸亏贾似道的个子比较高,体型也算是较为合适,这么一坐,倒是感觉到这黄花梨的木椅,竟然与自己的身材是分外的合身,似乎就是量身定做的一样。心下里则是兀自的遐想开来,是不是自己以后也弄几把类似的椅子呢?
当然,那样的椅子,不可能是用翡翠的料子来雕刻了。即便是贾似道再怎么有钱,也没有办法去寻找这样大的一块翡翠料子,来打造一把合适的翡翠椅子。若是普通的翡翠料子,也就算了,真要是有极品的料子,贾似道还真的把想法付诸现实,雕刻出来的话,也只能说是暴殄天物了。
要知道,即便是现在的黄花梨的椅子,其中的价值,就丝毫不低。
马爷竟然直接摆着它们来会客,在贾似道的心中,都已经算得上是非常的大气了。也算是花了些许的心思吧,让贾似道虽然坐着感觉挺合适的,却不敢有什么过激的举动,一时间,心头浮想联翩的同时,身子却并未挪动分毫。再看周大叔的那得意的眼神,双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椅子边沿的扶手,嘴角噙着的微微的笑意,想来,应该是马爷的书房内,平日里,也很少会客才对。
若不然,周大叔也不用如此这般的表现了。
当下,贾似道就把自己前来拜访的目的,给痛痛快快的说了出来。要知道,在来之前,周大叔就说过了,马爷是位痛快人,若是有什么话的话,还是开门见山地说出来,比较妥当一些。
当然,这说话的场合、时间等等,还是颇有些讲究的。从进门开始到现在为止,周大叔就一直都在调和及试探着马爷今儿个的心情。这才有了刚才周大叔一系列的颇为熟稔的表现。随后,在坐到黄花梨的木椅上之后,周大叔还特意的给了贾似道一个‘时候到了’的示意,贾似道自然要把握住机会了。
而贾似道所说的,其实也很简单。
一来,就是想要感谢一下马爷的提携,毕竟,在古玩街发生的那事,还是给了马爷很好的印象的。二来嘛,也跟着说明了自己准备在古玩街这边开个翡翠店铺,店面已经盘下来了,位置嘛,不用贾似道说明,马爷也能够猜得出来。最后,自然就是请马爷多多关照一下了。
而当贾似道刚开始说的时候,马爷还是颇为认可的一边听着,一边点着头的。当听到贾似道准备在古玩街开店的时候,脸上的神情才微微一凝!随即,就淡然的舒展了开来。
贾似道心下嘀咕着,好在自己仅仅是开个翡翠店面而已,算不得是新手入行吧。
据周大叔所说,每一个想要在古玩街开店的人,不但要获得至少两位老一辈的行家的认可,还需要展现出自身的一定的实力,并不是指金钱上的,而是指在古玩上的某个方面,有着一定的眼力,或者就是贡献之类的。再不济,古玩店的老板,也要是个众所周知的行内人。
周大叔的‘周记’开业之前,周大叔就经历了好一番的周折。
当然了,即便是贾似道不准备开古玩店,经营的是翡翠店铺,周大叔琢磨着,必要的老一辈的认可,还是必须的。马爷闻言之后,沉吟了约莫有两三分钟,才笑呵呵的问了一句:“小贾,开个店铺是好事儿。不过,怎么想到了把翡翠店铺,开到古玩街这边呢?”
询问的时候,还特意的看了眼周富贵。
周大叔当即就解释了一句:“马爷,您可别这么看我,这可不是我出的主意。”
当即,周大叔就先把自己给撇了开来,贾似道在边上,也十分配合地点了点头。周大叔这才接着说道:“要知道,我自己都还是经营着软玉的生意呢,而且,也还略带着不少的翡翠饰品。若是小贾的翡翠店面一开张,我这边的生意,肯定是会受到影响的。”
“你小子,这倒是说的真心话。”马爷微微一笑。
“那个,周大叔,……”贾似道刚想说几句表示歉意的话来,周大叔却是伸手阻了一下,贾似道眼中,自然略微的有些诧异。
周大叔却是笑着说道:“翡翠饰品的生意,对于我来说,其实也就是我闲着,随便玩玩的,算不得数。主要的,‘周记’还是靠着软玉类的利润。而且,我本身对于翡翠的眼力,可是比不得小贾你啊。”
“哦,小周子,一阵子没见,你竟然也有服人的时候啊,这我可要对你另眼相看了。”马爷先是诧异的看了眼周富贵,随即,就认真的打量了起贾似道来,似乎是在琢磨着,贾似道在翡翠一行,究竟有着什么样的过人之处!
而那一句‘刮目相看’,恐怕更多的是在冲着贾似道来的吧?
马爷把话说到份上,贾似道不好自己接口,说自己的能力怎么样怎么样。倒是周富贵,在边上说了一些贾似道的事迹,比如贾似道如何从一个新手,在‘周记’赌涨了第一块翡翠原石,再到云南之行,接着再是参加了揭阳的翡翠公盘,等等。
至于切出了什么样的极品翡翠,像是千年玉虫、春带彩之类的,周大叔也是说的事实就是,语气虽然是波澜不禁,但是,贾似道的赌石经历,在常人看来,本身就是一个奇迹了。周大叔的话,倒也让马爷听得分外的入神!
偶尔,马爷听着周大叔的话头,还会瞥过来,看上贾似道的一眼,贾似道也只能是善意的笑笑,并没有往深了去想,反正,即便是马爷要他拿出那些翡翠珍品来看看,贾似道也无所谓!毕竟,按照周大叔所说的,贾似道实际上的传奇,只多不少!
末了,马爷还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说了一句:“好小子,比杨启那小子当年的事迹,还要来得出色啊。”
“马爷,说起来,我和杨总,也还是认识的呢。”许是为了安马爷的心吧,贾似道便把和杨启的关系,说了一说。当然了,两个人之间的矛盾,却是不会说出来的。想必,以马爷的身份,自然是不会亲自去询问杨启了。即便是问了,估计杨启也不会说出口来。
“呵呵,认识好啊,认识好啊。认识的人多了,才能淘到好东西,才能开门做生意。……”马爷乐呵呵的笑着,说了两句。
本来,贾似道还以为,到了这会儿,马爷应该点头认可了贾似道入行了,即便是不认可,也总应该有所表态吧。结果,马爷却是微微的眯起了眼睛,眼神有意无意地在自己的书房里,转悠着,并不准备开口了。而整个书房内,安静的有些放人透不过气来。
正当贾似道心下里疑惑万分,想要询问一下周大叔的时候,马爷才突然开口,另有所指的问道:“小贾,你应该对古玩,也有所涉及吧。”
“是的。”贾似道应道,“不过,我入行的时间很短,到目前为止,学到的,还都是些皮毛而已,只是对于中国古代的文化,像是瓷器、文房用具之类的,还比较的向往。”所谓的瓷器,一直都是贾似道的兴趣所在,而文房用具,自然是应时应地,附和着马爷的兴趣爱好,说出来的。
果然,就在贾似道刚答完的时候,马爷就是赞了一句:“好!难得啊。”
随后马爷才感慨了一番,说道:“现在的年轻人,对于老祖宗流传下来的东西,能上心的,已经不多喽。就说这文房四宝吧。虽然大多数人都知道是些什么,但是,真要能说出个一点门道来的,却是寥寥无几。”
说完了,马爷还长吁短叹了一会儿。对此,贾似道和周大叔对视了一眼,分明看到了各自脸上的一丝笑意。
不过,似乎就在这么一瞬间的时间里,马爷的眼睛,微微的有些张大,对着窃喜的贾似道和周大叔两人,露出了莞尔的神情,一闪而逝!却不是贾似道和周富贵,所能注意到的。

贾似道

贾似道的古玩人生》版权归“鬼徒”或相关出版社所有,本站与其相关文字、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上传及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