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现在联系站长可以免费获得珍藏的古玩文玩鉴定鉴赏技巧教学视频!

贾似道的古玩人生第253章 奔月图

贾似道 nereuslou 0评论

贾似道的古玩人生

【书名: 贾似道的古玩人生  作者:鬼徒】

第253章 奔月图

不说这个切面中所蕴含的‘东西’的丰富吧,光是那星星点点的黑斑,就足以让人的心头,隐隐的泛滥起一丝希望来!都说‘藓吃绿’,有出现黑斑的地方,自然大多数都是和绿色的翡翠交杂在一起了。尤为难得的是,从这个切面看进去,还真的是有不少的绿色翡翠存在。
颜色非常的纯正,唯一遗憾的就是个头太小了些,质地也不怎么样,还分散得太开了。
但这分散的太开了,又何尝不表示,只要这么些星星点点的绿色翡翠,在原石的内部中,若是有其中的某一处、两处,稍微的变大一些,那么,这块翡翠原石,无疑就不会亏本了,甚至于当那些翡翠的体积足够大的时候,整块翡翠原石还能赚上不少钱呢。
贾似道认真的思索了一下,搬起小半块的那部分,以一个与原本的切面相平行的方向,轻轻的划了一条线,然后,再把这半块翡翠原石,给搬到了切割机上。
按动开关,开始了第二刀的切割。
说起来,这也仅仅是一瞬间的事情。当阿三和阿丽两人回过神来的时候,贾似道已经开始了切石。而且,这样的切石,说白了,希望并不是很大。即便是周大叔,对于贾似道的第二刀的切石,也是没有抱多大的希望。
虽然理论上,贾似道自然是有翻本的机会的。但是,这终究是理论而已。对于这样的一块翡翠原石,大多数人的处理,恐怕也就是和贾似道现在所做的这般一样,进行再一次的切割,尽量的把翡翠原石给切得小一些。以避免自己错过内部有可能出现的翡翠。
至于是不是会在切割的时候,把翡翠原石里面的翡翠给切个对半之类的,压根儿就不在大家的考虑之中!
能出现翡翠已经是非常的侥幸的事情了。
而贾似道的第二刀,明显的没有丝毫的起色。连周大叔和阿三等人看着,也是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整个切面,可以说,相比起原先的切面来,还要更加的混乱,并且,还出现了大片的白棉!那惨白的一片,似乎是在诉说着贾似道此次切石的失败。至于先前还略微能看到不少的星星点点的翡翠,到了这会儿,已经是彻底的消失了。
除却那些黑色的斑点,还有些许惨淡的阴影之外,其余的,在色调上,倒是暖了几分。却丝毫也不能慰藉到切石的几人的心里去!
贾似道不再犹豫,很是干净利落的又切了第三刀。这会儿,也不再选择和原先的切面平行的方向了,反而来了个直截了当的对半切,看了一眼自己切石之后的效果,依旧是让人失望的画面。
原本脸上还有几分喜意,以为自己那块翡翠原石能比贾似道挑选的这块要好一些的阿丽,在看到如此的景象之后,神情也是黯淡了不少。似乎是切石之后的那份白森森的感觉,让人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一样。
“小贾,这边的还要切不?”阿三看着贾似道那有些阴沉着的脸色,不由得问了一句,“要是这边大半块的表现,还是和刚才的一样的话,还不如不切开来呢。”不切开来的话,好歹还有几千块钱的价值!要是和小半块这边一样,即便就是几百块,估计都没人要了。
“切吧。”贾似道的嘴角淡淡的笑着说道。
“我也觉得,还是再切一刀,比较妥当。”周大叔在边上附和了一句。
“老爸,为什么啊?”阿丽有些不太明白,问道,“难道您认为,这边的半块翡翠原石,会有希望一些吗?刚才那小半块,可是越切越差呢。”
“这个,还是很难说的。”周大叔看了眼阿丽,说道,“正因为刚才那半块的翡翠原石,越切越差,所以,这边的半块,才会更加的有希望啊。”
“哦?周大叔,这是为什么?”阿三也好奇的问了一句。
“你们看。”周大叔指了指第一刀下去的翡翠切面,说道,“就这个切面而言,并不是完全没有希望。现在,向小半块这边的翡翠的蔓延趋势,显然是非常失败的,那么,只要这块翡翠原石内部,还存在着大块的翡翠的话,势必就会在大半块这一部分。所以,我认为,这边的半块翡翠原石,也还是要切一下才能最终确定这块翡翠原石,能不能切涨的。若不然,就此把它给放弃了,实在是有点可惜了。”
说到这里,周大叔也是感觉到有点唏嘘,砸吧了几下嘴角,才接着说道:“而且,这毕竟不是几千块钱的问题,而是一个赌石的人的心态问题。”
“的确。”贾似道接口说道,“既然参与到赌石了,就需要一赌到底的勇气。即便是输得倾家荡产,一旦确定了自己的目标之后,就需要一切到底。要不然,……”
“要不然,就会后悔吧?”周大叔说道,“这样的事例,在赌石一行可不少。”
就是贾似道自己,不也是亲身经历不过吗?无论是在云南那边的第一次赌涨,又或者就是在平洲的赌出来的春带彩,都是从别人的贪图最后的一点小便宜中捡漏过来的。而推广到整个赌石行业,这样的捡漏,也是比较常见。
诸如那些半边绿的传奇,又或者是赌垮了一块翡翠料子,然后就不闻不问的扔在边上,过了几年乃至于几十年之后,重新切石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就切涨了,正如揭阳的李老爷子一样,即便是高超的雕刻手艺,也不能掩盖其在十几年前的那会儿,在赌石上的走眼!
如果当初他选择了继续切割,而没有把原石料子当作纪念似的,摆弄成一张石桌子的话,恐怕,这会儿会少了一个雕刻翡翠摆件的工匠,多了一个在赌石上兴风作浪的行家也没准的!
“所以,这一刀切下去,即便是彻底的垮了,我也不过就是赌垮了这么一块翡翠原石而已。若是能切出稍微大一些的翡翠来,至少就能回本!”贾似道淡淡的说道,“运气的好的话,兴许还能赚上一笔。但若是现在停手不切的话,结果,就只能是拿回两千块钱的安慰费了!然后,别人要是有机会切出翡翠来,我还需要收获铭记一辈子的后悔。……”
说着,贾似道也不等阿三和阿丽有什么样的感想,便开始按照自己的判断,沿着平行于翡翠原石原先的切面的方向,切了薄薄的一片下来!
淋上一些清水,让自己看得更清楚一些。
贾似道注意到,在新切出来的切面上,虽然大致的画面和原先的切面一样的凌乱,但是,黑色的斑点,却是已经少了许多,相对的,那些绿色的翡翠质地,也似乎是相互间相聚到了一起一样,并且,还形成了两个相对来说,明显比较集中一些的区域。
至于那些白棉,倒是依旧肆虐着整块翡翠原石的切面,没有一丝一毫的妥协。
即便是如此,这样的一个切面,在贾似道的眼里而言,还是一文不值的,但是,贾似道的心境却是要比刚才好了许多。毕竟,对于自己的判断,在看到如此的变化之后,贾似道也更具了信心。
唯一让贾似道感觉倒有些可惜的是,两处渐渐集中起来的翡翠部分,其质地都不太好,就不说了。这种翡翠料子里,想要切出玻璃种、冰种这类的极品翡翠来,压根儿就是扯谈。哪怕就是豆种的翡翠,都是极其罕见的了。
就眼前的这么点翡翠而言,大致上,连豆种的级别都算不上。
而翡翠的颜色,其中的稍微小一些的一团,由绿色,开始逐渐的呈现出一抹淡黄色。这也是和绿色翡翠相互咬住的黑斑,逐渐的减少的原因吧?而另外一处翡翠比较集中的区域,则暂时的,还看不出什么变色的可能性,只不过是在绿色的纯粹度上,中间的稍微浓翠一些,周边的则开始显得有些淡了下去。咋一看去,还有点像是一条狭长的湖面的感觉!……
当然,在这一部分的翡翠中,那些淡淡的黑色斑点,也是如影随形,丝毫不给贾似道面子!
如此一来,就算是贾似道把这些翡翠部分给挖出来,估计也值不了几个钱。反倒是那些变色了的区域,要是再往里面切一些,能够让那种淡黄色更加纯粹一些,贾似道倒是不至于在这块翡翠原石上,弄得血本无归!
“不错,是个好兆头!”在看完这个切面之后,周大叔就点了点头。
阿三和阿丽,也是欣喜异常。
这种在一块废料中,重新切出希望的感觉,丝毫不比从一块表现良好的翡翠原石中,切出极品翡翠来的那种兴奋,来得逊色!
贾似道嘴角的笑意,虽然不浓郁,但到了此时此刻,也算是抹去了那份淡淡的郁闷之情吧。用强光手电,对着那两部分的翡翠,仔细的照了照。似乎,这两处的翡翠,在渗入到原石内部的情况,也是两个极端。
一处明显是变色。哪怕就是翡翠质地的通透性不怎么样,当强光手电的光线,透射进去的时候,贾似道还是能感觉到,随着翡翠质地的深入,表面的那一点点绿意,似乎也开始逐渐的消失了。
淡黄色翡翠!
在形状上,倒是和另外一个区域的翡翠,有点类似,颇有些狭长的感觉,还给人于一个淡淡的弧度的感官,似乎就像是一个人的眉毛一样。而这样形态的翡翠,要说制作成翡翠手镯吧,料子不太合适,要说制作成摆件吧,质地和颜色上,却又都算不得出彩,即便是雕刻出来了,估计价值也不会高。
要知道,黄色的翡翠,几乎就和绿色的翡翠一样泛滥。几乎所有的抵挡的绿色翡翠中,都会略带着呈现一抹黄色。除非是能够切出鸡油黄这种黄色翡翠中的极品,其价值,才能够和极品绿翡翠,一较长短!
而眼前的这块废料,想要切出一块极品的鸡油黄翡翠来,显然是不可能的。
当然,贾似道也没有露出什么失望的神情来,这块翡翠原石,能有现在这样的表现,已经是出乎贾似道的预料了。总比切出绿色翡翠来,然后和众多的黑斑咬在一起,要来得好吧?
就好比是另外一处的翡翠部分。
当贾似道手中的强光手电照到上面的时候,其可以透过光线,看到的地方,依然是有着不少的黑色斑点夹杂着,这样的形态,无疑让贾似道感觉到有些头疼!
“怎么样?”阿三在边上,看着贾似道皱着眉头久久的不说话,不由得着急的问了一句,“里面该不是又没有翡翠了吧?”
就光是现在这么点时间之内,阿三都感觉到,这切石的玩意儿,还真不是他这样的心理素质所能够承受的。这不,好歹现在的翡翠原石是贾似道的呢,他这个看客,这会儿倒是显得着急了起来。
边上的阿丽先是没好气的白了阿三一眼,随即,那好奇的眼神,却也是投在了贾似道的身上了。这种与众不同的切石过程,从彻底的切垮,到露出了一丝希望,又到彻底的失去希望,就好比是坐过山车一样。
在贾似道没有完全的把这块翡翠原石解抛出来之前,任谁也不知道,结局究竟会是如何。
只有周大叔一人,在看着和贾似道的时候,眼神中所流露出来的神情,还算是比较的淡定!毕竟,人家也是玩玉石雕刻的,对于赌石的经历,多少都感受过一些。贾似道长长舒了一口气,说道:“我也不知道这里面会是个什么样子。还是等再切一刀吧。”
说着,就开始了切石的工作。
好在大家对于贾似道在切石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那种果敢的态度,几乎都已经是免疫了。这会儿,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一个个的眼睛,都在对着翡翠原石看。周大叔还特意的拿起刚切下来的薄薄的切片,仔细的研究了起来。待到贾似道开动切割机的声音,停了下来之后,周大叔的眼神,才转而专注在新切出来的原石切面上。
不过,还不等周大叔仔细查看呢,边上的阿丽,就已经是感叹了一句:“怎么会是这个样子呢?”
“那你还以为是什么样子啊?”站在贾似道身旁的阿三,紧接着就嗔了阿丽一句,而他的视线,却是怎么也没有从原石切面上移动开来。
其实,就是贾似道自己,心下里也是颇有些好奇的。不过,因为翡翠原石的切面上,还不是很干净,隐隐透露出来的翡翠质地,看着,也并不是很清晰,就足以说明,这两处的翡翠质地,并没有预见中的那么好了。
索性,在大小上,倒是都比刚才所看到的那个切面,要大上几分。
对于这一点,贾似道还是比较满意的。
用清水淋了一遍,再看翡翠原石的整个切面,就显得绿意葱翠了不少。尤其是原本就没有变色的那部分翡翠,刚好在贾似道视线的正上方,有些狭长,有些凌乱,好在这部分的翡翠中心区域,是很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倒是让人看着倍感舒心了不少。边上偶有一些黑色的斑点点缀着,贾似道琢磨着,这样的翡翠原石,这样的形态,这样的组成,足以用来考验,即将到来的许志国的手艺了!
倒是另外一端,毕竟靠近贾似道的脚跟前的那部分淡黄色的翡翠,赫然出现的时候,几乎是已经成为了一个半圆的状态了。在颜色上,也是比较的均匀,淡淡的,还微微有些晕散。此外,整个切面上,还分布着大片大片的白棉,有些是叠加在一起的,有些相距还有点儿远,很飘忽,又不是很纯粹的那种,其间夹杂着不少的杂质,有石质的,也有翡翠质地的。
而这一部分夹杂在白棉中的翡翠质地,贾似道就不准备把它们给挖出来了。实在是太费力不讨好了。
另外的,在这些成片的白棉的外围,还有着一些非常明显的草芯子,也就是细小的白色的点!
这些草芯子的点,其颜色比起成片的有些发暗的白棉来,倒是要白了许多。于是乎,在整个切面上,这些草芯子,倒是要比成片的白棉,来得吸引人的视线了。这让贾似道琢磨着,要是周围这些白棉,都是绿色的翡翠的话,自己倒是能够借机雕刻出一些诸如‘风雪山神庙’的那种感觉的翡翠摆件了。
这创意可是现成的,不是吗?那来用用,估计也不算是侵权吧?
正当贾似道在肆意的遐想着,思绪翩飞之际,周大叔和阿三、阿丽三人,无疑也是在对着这个原石切面,各自发表着自己的看法。总的来说,周大叔还是认为,这块翡翠原石中所切出来的翡翠,虽然质地和颜色都不太好,但是,毕竟也是翡翠啊。
如果真要按照打赌的规则而言的话,贾似道所挑选的这块翡翠原石,自然是要排在阿丽所挑选的那块翡翠原石前面了。
阿三也是如此的帮衬着周大叔,一起打趣起阿丽来。
这会儿的阿三,心情可是和刚才大有不同。当贾似道的这最后一刀的切石,完成之后,这块翡翠原石的价值,也就水落石出了,再没有任何的意外可言。整个过程,并没有那种大起大落的感觉,赌石的刺激感,也在切石结束之后,随之烟消云散。
唯一还不放弃的,只有阿丽,似乎是有点不太甘心,就这么地让贾似道给翻盘了。
明明就是一块废料,怎么就切出了不少的翡翠来呢?虽然出现的那两团翡翠,在阿丽的眼中看来,实在是不怎么样。
于是乎,阿丽倒是歪着脑袋,仔细地打量着那两团翡翠,一绿一黄。
绿色,绿的颇有些层次感,中间的颜色最深,形状又点儿狭长,而边缘部分,则开始逐渐的变淡,有些淡淡的绿色翡翠,几乎是瘦小到如同丝线一样,缠绕在中间的那深色一些的翡翠边上;而黄色,黄的很是纯粹,那半圆形的形状,就好比是夜空中的半圆的月亮!
月亮!
阿丽的眼睛不由得一阵的发亮。再看下面的那团绿色翡翠,中间的那狭长的部分,隐约中,可以见到一个人形。一时间,阿丽的嘴里,情不自禁的就喊了一句:“啊,你们过来看啊,站在我这边,快看,是不是有点像是一幅嫦娥奔月图呢?不,这本来就是一幅天然的嫦娥奔月图啊!”
这么一说,贾似道几人,不由的都好奇了起来。大家纷纷走到了阿丽的身边。
因为原先的时候,贾似道是和阿丽对面着站着的,淡黄色部分的翡翠原石,比较接近自己,这会儿,走到另外一边一看,这淡黄色的翡翠部分,还真的就是一轮半玄月了。
而低下的有些偏的位置上,一抹细长的碧绿,正如一个美轮美奂的婀娜身影,边角处,稍稍淡去的绿色,犹如飞扬的裙裾,那纷飞的绿色丝线,也在一瞬间,勾勒出裙角的飘逸,以至于,整个原石切面上的白棉,都活灵活现的成为了夜色的天空,微微发暗的色彩,一如弥散着月光的云层!而星星点点的草芯子,在贾似道的脑海中,本来是夜间的风雪,这会儿,因为草芯子比起风雪来,自然是不够丰满了,在位置上,也大多是镶嵌在白棉的边上为主。不正是那点点的繁星吗?
整个原石切面,只需要稍微修饰几刀,嫦娥奔月的形与景,就都活了过来。
这样的景象,不要说是最先发现的阿丽了,就是贾似道、周大叔、阿三,一时间也是看得目瞪口呆。而当你的脑海里最初,有了这么一个大致的轮廓之后,越看,就越是相像。到了最后,三人都有点爱不释手起来。
就好比是一个孩子,看着自己喜欢的玩具一样!

贾似道

贾似道的古玩人生》版权归“鬼徒”或相关出版社所有,本站与其相关文字、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上传及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